约稿:中走丝线切割在这届上海模具展上

在比往年来的更早的酷热中,第十八届中国国际模具技术和设备展览会也就是DMC2018还是在上海举办,不过这一届的地点换到了虹桥火车站附近的国家会展中心;这个会展中心相比以前龙阳路国际展览馆,最大的特点就是,更难到达,道路更绕,进入展览馆后更考验方向,因为展览馆是杂乱分布的(也许是设计成团的,我没有航拍照片不知道,反正走在里面,是,,,,混乱的)

废话不再,继续说正事,现在开始说说这届参展的中走丝线切割,相比往届的热闹,这届参展的中走丝甚至电加工厂家,像散落在人工草坪删的野花,稀稀落落,蔫不拉几的;三光参展的依旧是炫酷的HB400;当家的HA400U和一台慢走丝;唯一变化的是,真的没有什么客户,都是厂家和同行人员在展位上聊天;实话说三光的HB400真的是一款不错的机器,无论是机械设计,外观造型,还是在创新的升降油槽,至少在目前已知的机器里,无论其他人吹嘘的多高,单纯从内行的角度来看应该是最好的;唯一的缺点就是一个,太贵。至于HA400U,应该说有点英雄迟暮,机器的机械部分倒是用料足;这两款机器的切割效果稳定,精度保持性也会很好,要是不差钱值得推荐;三光都熟悉,就不上照片了;

距离三光不远就是塞维斯,机器没有新的花样,外观看起来花了不少心血,宣传也保持一贯的高调,只是机器没有太多可写的地方,系统继续保持从古代穿越来的古董级系统,机械部分相比三光就纤细多了,倒是展位上的切割样品,切的不差,下了一番功夫,不容易;作为电加工行业的后起之秀,塞维斯的营销很值得点赞,可惜展位上没有看到客户,眼前浮现出孤寂落寞的站在路边的女孩,,,

上海特略这届的宣传数据已经全面超越瑞士原装的慢走丝机床的指标,机床倒是没有看出来和前几届参展的机器有多大的区别,切割样品一贯的高大上,说实在的,每届展览会,就属特略的样品切割好;营销手法也还是全部美女业务员,全部无权报价,想买?等我们老板评估之后给你报价,,,,特略得益于加工样品,展位上有一些客户在观看;因为机器无法细看,匆匆走过未作停留。

这届瑞钧参展的了几台机器都没有看出来什么新意,依旧坚持老旧的HF和autocut系统;也是展览会上唯一配置了光栅尺的中走丝,不过,外置的光栅尺数显表突兀的立在机器上显的非常怪异,老旧的系统并不支持光栅尺,而加装单独的光栅尺数显的用处,和几个同行技术人员咨询交流,都没有明白能起到什么作用。或许看着数显手动对边找正?但这个成本和定位于性价比的机器来说,有点奢侈;做为号称销量最大的追求性价比的中走丝,每一分成本都值得珍惜。不过,瑞钧最大的特点在于易用性,这像极了当年的YH系统,虽然粗糙,但是我符合操作工的思维习惯,,,,

 

这届展览会上看到的新面孔是鼎丰,之前并没有听说过这个牌子,聊下来之前是一家销售台湾慢走丝机床的代理商,相对而言,这家展出的机器是唯一让我有兴趣好好看看的,一方面是他是一个新品牌,以前并不熟悉;另外他的系统之前也没有看到过;他家展出了一台直线电机的机器,展机因为有钣金看不到是不是真的是直线电机,宣传上有机械部分照片,采用了一根导向圆柱替代丝杠的结构,传统机器两侧直线导轨的位置装直线电机,这种结构在之前的直线电机用法里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当然,我对于直线电机的技术很是外行,后来专门跑去庆鸿展位上看了一下庆鸿展出的直线电机装置的用法;这部分我不懂,先不做评价,和直线电机生产厂级交流下来,现在直线电机的价格并不对交流伺服贵太多,真正的成本估计用国产直线电机+发格光栅尺的方案,也就比伺服电机贵1-2块/轴,应该说在10几万的中走丝上,这点成本是可消化的,但是效果如何,还没有看到真正的切的零件,不好说。回头说系统,鼎丰说他用过市面上大部分的系统,北京沃非的中走丝系统技术最先进功能也最全面,掌握起来对技术要求比较高,autocut和HF太老不考虑;还有几家,试用下来还不太成熟;最后选了深度二次定制的系统,我愣是没有看出来这个系统是哪一家做的;不过看起来界面清新,功能简单实用,性能说不好。切割的样品看了一下,光洁度和精度都说的过去,但是和前面几家相比谈不上优秀;

 

 

闲逛中居然看到了久未露面的苏州新火花,苏州新火花展出了一台牧野的火花机和一台不认识的加工中心;你没有看错,展台上最显眼的位置放的是牧野的一台火花机;用一个六自由度机器人和电极库演示加工中心和电火花的联动,好奇的问了一下,新火花的人说早已经不在主做学校,已经转型做项目,已经转行给学校做演示线,听口气每年订单数量并不多,但是每单几千万,总销售额远好于以前的艰苦奋斗。。。

中走丝厂家据说还有几个小厂,没有找到,相比而言,这届参加的厂家比往届少了很多,不知道因为节后高密度的展会让中走丝厂家都已经疲惫还是18年最重要的展会影响力下降了,和我们当前号称突飞猛进替代慢走丝的印象完全不符的是,参加展览会的厂家很少,厂家展位上的客户更少,,,,

 

写在后面: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和本网站无关,转载请注明

 

Write your comment Here